捏造关键指标高管愤然离职微软叫停XR头显

时间:2022-11-02 15:38:09  阅读:95271+ 来源:市场资讯
捏造关键指标高管愤然离职微软叫停XR头显

  来源:36氪

  文/周鑫雨

  编辑/苏建勋

  近期,微软前雇员通过《华尔街日报》爆料,微软与三星合作的消费级XR项目已被叫停。这也是继内部XR项目HoloLens 3折戟后,微软再次在XR领域上的铩羽而归。

  2016年,微软赶着全球第一波XR爆发期,推出了初代HoloLens XR头显。在XR市场普遍存在产品体验感不佳、技术不成熟等问题的情况下,HoloLens已实现了去外接设备、内容生态完整,被不少开发者认为是最贴近XR的产品。

  三年后,HoloLens 2接棒微软XR项目,正式发售。但和备受褒扬的第一代头显不同,HoloLens 2面对的是有关显示方案的诟病,而微软团队也被顶上了虚假宣传、派系林立的风口浪尖。

微软推出的XR头显HoloLens 2。图源:微软官网

  而HoloLens 3胎死腹中,上演的是一出“皇后杀了皇后”的闹剧——与三星的合作项目发布后,HoloLens事业群不少员工都表达了不满。愤怒集中在:产品路线重合,资金和人才投入被分流。最终微软两败俱伤,两个项目都被取消,备受争议的HoloLens负责人Alex Kipman于今年6月离职。

  微软在XR硬件上的铩羽而归,暴露出的是硬件技术实力和内部管理能力上的不足。曾在HoloLens事业群工作多年的微软前员工向《华尔街日报》爆料,XR头显和软件的开发“比任何人预期的都要艰难得多”,微软对XR硬件这个长期项目似乎已经失去了耐心。

  跟不上的光显技术,派系林立的内部团队

  曾经,烧钱进入市场是微软惯用的打法。为了推出搜索引擎必应,微软曾在开发商斥资100亿美元,剑指谷歌搜索。在必应实现盈利之前,微软曾因该项目遭遇巨额亏损,但知情人士解释“这就是微软打入市场的方式”。

  对XR业务,微软有的是钱和耐心。作为微软Azure云计算服务的应用场景之一,HoloLens的支出远高于销售额。内部消息称,HoloLens甚至创下了Azure相关产品亏损额最高的记录。

  但烧钱换不来真技术,微软用在必应上的打法在XR上行不通了——微软的钱没花在技术的刀刃上。

  已经退休的HoloLens工程师Tim Osborne向《华尔街日报》透露,HoloLens一开始就存在技术问题。HoloLens 2发布后,不少消费者发现,这部头显的波导系统存在质量和品控问题,不少人的显示屏上出现了“彩虹”,随着头部晃动还会有重影。且系统的默认字体过小,不利于阅读。

  AR/VR光学专家Karl Guttag曾多次“起底”HoloLens 2的光学显示内幕。他提到,HoloLens 2采取的LBS(激光束扫描)显示方案的分辨率与宣传中提到的差距较大,比如宣传声称为47的PPD(空间分辨率),实际使用中仅20,显示效果甚至不如HoloLens 1。为了夸大数据,HoloLens 2的FOV(视场)测量的是头显显示面积,而非厂商通常采用的直线距离。

HoloLens 2的显示效果,屏幕出现“彩虹”。图源:Karl Guttag个人网站

  微软选择对技术漏洞“掩耳盗铃”。除了对宣传参数进行粉饰,HoloLens被爆料用事先创建的效果图代替实时性能演示,所有的演示都在一个家具被固定在地板上的演播室中完成,因为微小的偏差也会影响头显的追踪效果。

  “如果连可测量的数字都能被公然捏造,那么(HoloLens 2)其它无法测量的信息就更加没可信度。”Karl Guttag总结。

  即便微软之后在媒体「RoadtoVR」的回应中对显示问题供认不讳,但从以后几年对技术路线的规划来看,微软并未真正解决技术问题。

  2020年,微软被爆已经获得了光学方案提供商MicroVision的光学引擎技术使用许可,并挖掘了其中的关键技术人员。但据Guttag介绍,MicroVision主要收入来源并非光学开发,而是买股票,且后期开始转型做LiDAR业务——换句话说,在LBS显示模组的研发上,MicroVison并不那么专业。

  “我们在很多地方都遥遥领先。”Tim Osborne说。除了光学显示方案存在漏洞,HoloLens的人体工学设计一直处于领先水平。但Osborne依旧认为微软错失了机会,“公司投入的金钱和人力远远不够”。

  与此同时,混乱的内部管理、几经摇摆的产品定位,让HoloLens幕后故事的戏剧性远盖过产品本身。

  2015年,彼时被称为Kinect的HoloLens在E3展会上首次作为游戏设备亮相,项目负责人Alex Kipman将其定义为微软Xbox 360的外接配件。而一年后,HoloLens定位大变,又作为针对一线蓝领的toB XR头显进行销售。

  此后,有关HoloLens定位混乱的消息一直传出。知情人士爆料,这与微软XR团队派别林立有直接关系,导致HoloLens发展战略和定位重点的模糊。这些派别之间的争议包括:应该专注于优化硬件技术,还是软件平台;接下来的发展重心应该是巩固现有的企业、军队等B端客户,还是侧重于toC市场。

  团队的内耗造成人才的直接出走。2021年,微软就被爆出HoloLens事业群内部人员流动频繁,数十名员工跳槽到meta等企业,其中包括在微软20年的AR技术研究员、简单对象协议规范1.1版本缔造者Don Box,以及从业26年的计算机工程师Dave Reed。而前HoloLens光学主管Bernard Kress,现在去了谷歌。

  时至微软与三星的XR硬件合作项目Project Bondi启动,内部的纷争仍然树欲静,风不止。在微软内部,赞成派认为这部建立在云上的消费级XR头显可以摆脱对Windows系统的依赖,同时分体式的设计还能降低成本和复杂性。

  但反对派认为,与三星的合作项目在产品定位上与HoloLens高度重合,无异于分流了HoloLens的市场。在HoloLens还未完善的阶段,微软应该结束合作,专注于自己的项目——最终,反对派占了上风。

  让利保口碑,回归软件舒适区

  meta推出Quest系列VR头显,苹果被传入局消费级MR市场,不少厂商认为,2021年是消费级XR爆发的窗口期。

  不少AR厂商都选择在去年到今年推出消费级设备,在验证C端市场体量的同时,利用先发优势培养用户习惯、建立品牌认知。此前36氪焦点分析《AR厂商密集发新品,toB厂商加速toC转型》也提及,不少从toB业务起家的AR厂商,比如亮亮视野、Rokid,也开始对toB领域集体“倒戈”,摸着石头过toC的河。

  在消费级市场发展的风口,微软选择先后叫停HoloLens 3与Project Bondi两个涵盖B、C两端业务的项目,似乎也证明,微软意识到在尚未解决技术Bug、确定产品发展路线之前,微软贸然将XR设备推向消费市场无异于让口碑和自身财务状况雪上加霜。

  产品路线很看重企业基因,不少科技厂商总结。而从软件研发起家的微软,在硬件上已经摔了不少跟头。

  在世纪初,微软就率先在智能手表、平板电脑、手机上进行了业务布局。但智能手表SPOT和平板电脑UMPC都因功能简单、体量笨重、售价过高等问题,在消费市场遇冷。而其在2010年推出的手机Kin系列被业内人士称为“微软有史以来最大的产品设计败笔”,在功能、外观不及iPhone 4的同时,价格却并不具备优势。面世不到两个月,微软就砍掉了手机线。

  回归舒适区,回归技术沉淀,两个XR硬件项目取消后,微软做出了选择。在Kipman离职后,微软XR部门被拆分成了硬件和软件两部分,HoloLens、军事项目等硬件计划由微软首席产品官Panos Panay负责。而软件业务则落到了办公协作产品Teams的高管Jeff Teper手中。

  今年7月的一次公司会议上,微软首席执行官Satya Nadella表示:“对于元宇宙,我们正在采取一种以软件为主导的方式。”

  近期,Nadella还宣布了一项以软件为重点的元宇宙战略,以及为meta发布的办公级VR头显Quest Pro推出Office软件。微软做XR硬件的梦,暂时可能得靠meta实现了。

原标题:捏造关键指标高管愤然离职微软叫停XR头显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