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使用药物的

时间:2021-08-03 09:52:54 来源:新浪科技
人类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使用药物的

  新浪科技讯 北京时间8月3日消息,人类在不断地改变世界。我们燃烧田地,把森林变成农田,培育植物和动物。但是,人类不仅重塑我们的外部世界,我们也改变我们的内部世界,重塑我们的思想。

  我们改变自我的一种方式,可以说是用神话、宗教、哲学和心理学等,升级我们的心灵“软件”。另外一种方式就是,用化学物质,改变我们的心灵“硬件”,即大脑。

  今天,人类使用数以千计的精神活性化合物,来改变我们对世界的体验。这些化合物,许多提取自植物和真菌,还有一些则是我们自己生产制造的。有些化合物,比如咖啡和茶,可以提高警觉性;而酒精和阿片类药物,则可以降低警觉性。精神类药物会影响情绪,而致幻剂则会改变现实。

  我们会出于各种原因而改变大脑化学,比如为了娱乐、为了社交、为了医学治疗或为了宗教仪式等等,使用各种物质。野生动物有时候会食用发酵水果,但鲜有证据可以证明它们会食用精神活性植物。我们人类对喝酒的热情,让我们与众不同。但是,这一切究竟是如何开始的呢?以及是从什么时候、什么地方开始的呢?

  更新世人类的兴奋史

  考虑到人类对药物和酒精的热爱,你可能会以为“飘飘欲仙”是一个古老的传统,甚至是史前传统。有些研究人员认为,正在经历意识状态改变的人类创作了史前洞穴壁画。其他人可能更多地受致幻剂而非确凿证据的启发,认为药物引发了人类意识的进化。但是,令人惊讶的是,史前食用精神活性植物的考古证据几乎没有。

  非洲的狩猎采集者,如布须曼人、俾格米人和哈扎比人,他们的生活方式可能更接近古人类的生活方式。这些早期人类使用药物的一个最令人信服的证据,可能是布须曼治疗师使用的一种潜在致幻植物“!kaishe”。据说,这种植物可以让人“在一段时间内发疯”。但是,布须曼人在历史上使用了多少药物,这个问题仍存在争议。除此之外,几乎没有其他证据可以证明这些狩猎采集者使用药物。

  这就意味着,尽管非洲的植物和真菌多样性丰富,但早期人类很少使用药物,即便使用的话,可能也就是在仪式期间引起精神恍惚而已。又或者,他们的生活方式意味着,他们很少有想要逃避的愿望。锻炼、阳光、大自然、和亲朋好友相聚的时光等等——这些都是强有力的抗抑郁因素。但是,食用精神活性植物十分危险,就好比我们不应酒后驾车一个道理,当灌木丛中有狮子埋伏或者敌对部落在另一个山谷正欲发起攻击之际,整个人兴奋恍惚起来将是非常危险的。

  非洲之外

  10万年前,人类走出非洲,探索新的土地,发现新的物质。人们在地中海发现了罂粟,在亚洲发现了大麻和茶。

许多药物在非洲以外被发现

  考古学家发现欧洲在公元前5700年已有使用鸦片的证据。在亚洲,在公元前8100年的考古发掘中,人们发现了大麻种子。古希腊历史学家希罗多德则写道,公元前450年,斯基泰人就曾吸食大麻。公元前100年,中国已开始制茶。

  我们的祖先十分有可能早在考古证据显示的时间之前就开始对物质进行实验。石头和陶器可以长时间保存下来,但植物和化学物质极易腐烂。据我们所知,尼安德特人可能是第一批抽大麻的人。但是,考古学表明,精神活性物质的发现和大量使用,多发生在公元前10000年的新石器时代革命之后,也就是在那时,人类的祖先发明了农业、开创出人类文明。

证据表明,人类在新石器时代革命之后开始使用药物

  美洲的疯狂世界

  30000年前,当猎人跋涉穿过白令陆桥,进入阿拉斯加并继续向南深入时,他们发现了一个化学聚宝盆。在这里,猎人们发现了烟草、古柯和马黛茶。但是,出于某种原因,美洲原住民对致幻剂尤其着迷。

  美洲致幻剂包括皮约特仙人掌、圣佩德罗仙人掌、牵牛花、曼陀罗、鼠尾草、大果柯拉豆、死藤水以及超过20种的精神活性蘑菇。这是一个前哥伦布时代的火人节。美洲原住民还发明了烟草和致幻剂的鼻腔给药方式。他们可以说是率先用鼻子吸毒品的人,后来这种方法被欧洲人学了去。

  美洲迷幻文化非常古老。通过碳素测定年代法,皮约特药丸可追溯至公元前4000年,而墨西哥的蘑菇雕像则暗示裸盖菇在公元前500年就已经被人类使用。在玻利维亚发现的一处1000年前的藏匿点内有可卡因、大果柯拉豆和死藤水。

米斯特克人药典展示的蘑菇在仪式中的用途

  酒精的发明

  农业的发明极大地推动了人类精神的放纵,因为农业让人类有机会痛饮狂欢。农业的发展带来了多余的糖和淀粉,把糖和淀粉捣碎再发酵,你就会神奇地得到烈性的酒精饮品。

  人类多次独立地发明了酒精。最古老的酒可以追溯到公元前7000年的中国。公元前6000年,高加索地区的人们发酵出葡萄酒。公元前3000年,苏美尔人酿造了啤酒。在美洲,阿兹特克人用龙舌兰制作龙舌兰酒,直到今天,人们仍使用相同的龙舌兰来制作龙舌兰酒;印加人则酿造了一种玉米啤酒——吉开酒。

  虽然在美洲,致幻剂似乎极其重要,不过欧亚文明和非洲文明似乎更偏爱酒精。葡萄酒是古希腊文化和古罗马文化的核心。柏拉图的讨论会和最后的晚餐上都有葡萄酒的身影,并且葡萄酒至今仍是犹太逾越节家宴和圣餐仪式中的一部分。

  文明与沉醉

  考古学表明,酒精和药物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几千年之前,可以追溯到早期的农业社会。但是,几乎没有证据可以证明早期的狩猎采集者会使用酒精和药物。这说明,农业社会的某些因素和这些因素孕育的文明促进了这些物质的使用。但是,为什么呢?

  或许一个解释是,大规模的文明从各个角度推动了创新:陶瓷、纺织品、金属的创新,当然也不乏精神活性物质的创新。又或许,酒精和药物可以促进文明。饮酒可以帮助人们社交,改变陈规鼓励创新,而咖啡因可以提高我们的生产力。当然,还有一个可能的原因是,在城市里喝酒嗑药到飘飘欲仙肯定要比在大草原上神魂颠倒更加安全。

  另一种更加黑暗的可能性是,精神活性药物的使用是为了应对文明的痼疾而发展起来的。大型社会也伴随着难以解决的问题:战争、瘟疫、财富和权力的不平等等等,个体对此相对无能为力。也许,当人们无法改变现状时,他们只好选择改变自己的精神世界。(匀琳)

原标题:人类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使用药物的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