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吃掉拉出来还能继续长见到这种常见恐怖植物千万别乱拔

时间:2021-06-24 10:38:31 来源:新浪科技综合
被吃掉拉出来还能继续长见到这种常见恐怖植物千万别乱拔

  来源:把科学带回家

  许多人都知道水葫芦(Pontederia crassipes)是一种很恐怖的入侵植物,它们能密密麻麻地占据一大片水域,除都除不掉,但是许多人不知道另外一种水陆“两栖”植物的恐怖程度并不亚于水葫芦,它们一旦出现就很难消失,哪怕经过消化还能继续生长繁殖,常被叫做世界上最糟糕的杂草。这种可怕的植物就是空心莲子草。

空心莲子草开出的白色小花。图片来源:nsw.gov.au

  空心莲子草(Alternanthera philoxeroides)也叫喜旱莲子草、水花生、革命草、讨人嫌草、空心苋、水蕹菜,来自南美洲的巴拉那河流域。因为很好看,空心莲子草在许多地方被当作鱼缸水草贩卖。

  现在,美国、新西兰、澳大利亚、中国、日本等30个国家都发现了空心莲子草。不过,我国农业部称,现在空心莲子草已经成了世界十大恶性入侵杂草之一。

空心莲子草的分布区域。图片来源:cabi.org

  空心莲子草已经打入澳洲联邦政府设立的国家级的杂草前20名榜单(WONS)。2017年,欧盟把空心莲子草列入欧盟关注入侵物种(Union Concern),也就是说,不能在整个欧盟境内进口或买卖空心莲子草。日本也已经立法限制空心莲子草的进口、运输和养殖。而早在2003年我国环保总局发布中国第一批外来入侵物种名单(包含16个物种)时,空心莲子草就上榜了。

密密麻麻的空心莲子草。图片来源:nsw.gov.au

  和许多入侵植物一样,空心莲子草的适应能力和繁殖能力贼强。

  虽然来自热带地区,但是空心莲子草可以在亚热带和温带气候中生活。即使寒冷的冬季和霜冻也无法清空空心莲子草的血槽,文献中空心莲子草能忍受的最低温度是零下12摄氏度。

  在我国,空心莲子草已经侵入了黄河以南的大片区域,在北方也有零星分布。空心莲子草还不“挑食”,贫瘠的土壤、污染严重的水体里它都能生长,普通的农药对它们没有杀伤力。

  空心莲子草还很耐旱,在没有水的情况下,空心莲子草也可以在旱地上活好几个月。为了防止水里捞起来的空心莲子草在陆地上复活,日本的工人们故意把它们堆在水泥地上让太阳暴晒,希望它们被夏日的阳光烤干。然而两个月过去了,它们看起来还是很鲜嫩可口呢——

  有趣的是,在南美老家之外的空心莲子草几乎不长种子,结了种子也发不了芽。它们主要是通过碎片化(fragmentation)无性繁殖的:取一小段(短至2毫米)空心莲子草的根茎甚至叶片,就可以实现复制黏贴了,所以揪一揪拔一拔这类单纯机械伤害反而能帮助它们增殖。

  实际上,湖北省农业生态环境保护站副站长樊丹介绍,哪怕被动物吃下去再降维拉出来,空心莲子草也能满屎复活。这样说来,空心莲子草是比金针菇还厉害的“下辈子见”啊。

  其实光头铁本不必遭人鄙视,空心莲子草的危害在于它的排面太大。

  在水面上,空心莲子草的根茎和叶子交织成一片密密麻麻的毯子,人甚至可以在上面行走。这个致密的毯子阻碍水流运动和船只通行,拉黑了上方的阳光和空气,断了下方生物的补给。只有少数生物能在空心莲子草编织的黑心地毯下活得自在,比如蚊子。

旱地上的空心莲子草。图片来源:nsw.gov.au

  地面上的空心莲子草也喜欢搞大排面。交错纵横的根茎会阻碍地表径流,影响灌溉,造成洪涝灾害,还会破坏水泵、管道等基础设施。

  悉尼的主要水源——沃勒甘巴坝(Warragamba Dam)现在就备受空心莲子草折磨。美国最大的河流——密西西比河的河道也曾被空心莲子草阻塞。

人们在清理澳洲纳莫伊河的空心莲子草。图片来源:northerndailyleader.com.au

  而在美国的北卡罗来纳州,空心莲子草在河道的覆盖面积从1963年的152公顷增长到了1999年的1000公顷,在田野里则有4千公顷的空心莲子草长着。

  在日本,空心莲子草在近几年也出现在了原本没有的地方。日本在2019年做的调查显示,空心莲子草的分布面积超过了10万平方米,是2年前的1.7倍。

  我国也出现了类似的情况,湖北省就是空心莲子草的重灾区。2004年来,湖北的三峡库区、洪湖、梁子湖都曾因为空心莲子草爆发而频繁告急。2009年,洪湖里的空心莲子草还长出了几百个小岛。

 央视走近科学栏目曾经报道2009年夏季湖北洪湖的空心莲子草(水花生)泛滥造成河道阻塞的情况。

  更悲剧的是,空心莲子草还是主要农作物的大杂草。根据欧洲和地中海植物保护组织(OEPP)在2016年公布的数据,空心莲子草可使水稻减产45%,小麦减产36%,玉米减产19%,番薯减产63%。

  我国的水稻因为空心莲子草减产了20%-63%。《人民日报》指出,湖北省在2007—2010年间每年因为它损失1.91亿元。澳洲新南威尔士政府介绍,只在澳洲的马兰比吉灌溉区,空心莲子草每年都会造成2.5亿澳元的损失。难怪它被视为世界上最糟糕的杂草之一。

  有人可能会说,这空心莲子草似乎是能吃的,还能入药。

  是的,20世纪30年代末,侵华日军也曾把空心莲子草引种到上海的郊区,当作马的饲料栽培。而根据国家林业局,20世纪50年代空心莲子草还曾被当作猪饲料在我国推广。在一些发展中国家,如斯里兰卡、缅甸和菲律宾,空心莲子草有时会也被当作食物。

牛在一片空心莲子草中进食。图片来源:graham prichard

  不过想吃的人要当心了,空心莲子草重金属(如镉、铅)富集,长期食用对人体没有好处。另外,因为空心莲子草含有光敏物质(可能是蒽醌),牲畜吃了空心莲子草后可能会患上光敏性皮炎,皮肤瘙痒好不了。

  综上所述,对空心莲子草来说,物理超度和料理超度都不是长久之计。目前奏效的方法是化学超度(农药)和生物超度(天敌)。

  农药的弱点在于无差别攻击,天敌的好处在于针对性强。为了清除这种热闹但没什么用的植物,澳大利亚、泰国、新西兰、美国和我国都曾请来空心莲子草在老家的冤家——莲草直胸跳甲(Agasicles hygrophila)封印空心莲子草的恶魔之力。

 用莲草直胸跳甲(也叫水花生叶甲)防治空心莲子草的效果。图片来源:农业部网站

  莲草直胸跳甲能嚼水里的空心莲子草,但对陆上的空心莲子草毫无办法,因为空心莲子草的根在水中又短又细,到了地里却会变得又粗又硬,莲草直胸跳甲咬不动。

  此外,来自热带的莲草直胸跳甲很怕冷,11摄氏度以下动动就逝世,所以在我国的暖气区它们很难存活。

  总而言之,这种抗降维打击的“革命草”,真的是太难对付了啊。

  空心莲子草:忍一时韬光俟粪,退一步发向上

原标题:被吃掉拉出来还能继续长见到这种常见恐怖植物千万别乱拔

为您推荐